<cite id="arecc"></cite>
  • 漂游南极岸 走舸观众生


    文章出自:博物 2018年第12期 作者: 徐可意 陈海滢 

    标签: 动物世界   

    走啊,去南极!迎着扑面而来的冰雹,穿过西风带的惊天巨浪,避开海面高耸的冰山,登上万年冰雪的白色大地。2018年2月,南半球正值盛夏,我们乘坐邮轮从智利的最南端出发,开启了南极旅程。对于这片世界上最纯净的大陆来说,我们不再是英勇无畏的征服者,而是谨小慎微的到访者,轻轻敲门,去探访伊甸园中欢快的企鹅,慵懒的海狮,温柔的鲸……他们才是南极的主人。

    狂风巨浪忍呕吐

    “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蹦霞侨绱?。从地图上看,南极洲与南美洲之间,仅有一条德雷克海峡相隔。但这条970公里宽的海峡,不仅地处西风带,而且海面被两块大陆“夹持”,形成风口,常年西风劲吹,波涛狂涌,连航海家也望而生畏,号称“死亡走廊”。

    我们乘坐冲锋舟,在海面浮冰间穿行,奔向期盼已久的南极。

    去程路上,德雷克海峡稍稍展现了下它的威力,掀起的海浪就直接拍到邮轮八层的舷窗上。在长达40个小时的剧烈颠簸中,大多数乘客都难逃晕船的痛苦。呕吐声此起彼伏,人们在船中行走都要手持呕吐袋,平时生龙活虎的壮汉也一下子委顿不堪。我不禁回想起书中所言:年轻水手经过西风带时都会被绑在床上,以防他们因晕船痛苦而跳海自杀。德雷克海峡就像威严的守护神,它以狂风巨浪将人们阻挡在南极之外,只有付出无数艰难和痛苦之后,才能一睹南极的容颜。

    一只贼鸥企图偷袭金图企鹅雏鸟,亲鸟赶来奋勇驱逐。

    南极味儿,企鹅造

    穿过让人闻风丧胆的德雷克海峡,我们终于驶入了南极半岛海域如湖水般平静的水面。离开万余吨的邮轮,登上仅容纳20人的冲锋舟,我们与南极的亲密接触正式开始。当冲锋舟驶过漂满碎冰的海面准备登陆时,一阵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

    原来岸边就是大片的企鹅巢穴。南极之夏,一些陆地已不是冰封状态。此时繁殖季刚结束,岸边裸露的岩石上站满金图企鹅,其中很多是正在换羽的企鹅宝宝。那些换下来的绒毛混合着粪便,再加上磷虾等食物残渣,调配出南极最原始的嗅觉冲击。企鹅换毛时常常静立好几个小时不动,受不得什么惊吓。因此,组织乘客登陆的探险队员要求我们,不但要与企鹅保持5米以上的距离,说话也要轻声细语,避免打扰到这些可爱的生灵。

    责任编辑 / 矫天扬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
    香港王中王网站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