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arecc"></cite>
  • 垂直三峡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9年第04期

    标签: 基础地理   地质地理   

    这些三峡的影像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无人机从空中用几乎垂直的视角拍摄的。这些影像展示了三峡过去不曾呈现的美感。这种美感可以称为:“垂直之美?!本褪谴哟怪钡慕嵌瓤吹降拿?。这些图片来自重庆摄影人王正坤,是他近十年持续不断去三峡拍摄的成果。这些图片将把欣赏三峡的历史带入一个“空中三峡”的时代。
    西陵峡
    造物主推开了一扇云窗,只有用无人机才能捕捉到云窗下的三峡垂直之美
    三峡云雾的美名由来已久,或许你见过摄影师镜头中的三峡云起云落、云卷云舒,但你见过三峡的云窗吗?无论在民航客机上还是在直升机上,都难以捕捉到这样的画面,因为它们的飞行高度过高、飞行条件受限,无人机恰恰弥补了这一短板。透过云窗,垂直望向西陵峡,我们看到了这样几种景象:一是水平如镜的江面,水体的颜色或蓝或绿,这是过去没有的;二是由于水库水面升降形成的无植被的消落带;还有一种景观就是水面上的航船,这些船许多都是色彩丰富的集装箱船。这些都是过去三峡上看不到的景象。

    瞿塘峡:空中三峡的时代来了

    我们登上了白盐山,面对赤甲山。眼前的景色就是十元人民币背后的图案所刻画的夔门,但这夔门实在与钱无关,它与诗有关,这里是“诗歌之门”,这里是“诗与远方”。如果说在中国找一处自然景观做符号,象征“诗与远方”,我想应该是“夔门”。无法统计有多少诗人入得此门,留下了诗作,但是那些一流的文人墨客留下的诗作一直在流传。李白、杜甫、刘禹锡、白居易、苏轼、陆游等,都在此逗留,或者顺流而下,或者逆流而上——因此夔门应该称之为“诗门”。

    我与重庆的两位摄影人王正坤、张锦前来到这里,时间是2019年3月27日。早晨6点我们从重庆出发,经过大约4个小时的车程,我们就来到了奉节。奉节古时称呼甚多,唐时曾称为夔州。我们来到奉节,并未停留,直接登上了夔门南侧的高山——白盐山,在此遥望长江北岸的赤甲山,这两座山相对构成了夔门。

    瞿塘峡
    只知冰川有刃脊,垂直看才知瞿塘峡的“刃脊”之险峻不输冰川
    瞿塘峡夔门以两岸的山崖“壁立如削”著称,但常规的贴着江面的角度只能看出两岸崖壁陡峭,并不能真正体现出这里的绝妙之处。垂直看,才能发现这条隐藏在三峡喀斯特峡谷区的“刃脊”。通常只有冰川侵蚀才能形成这种陡峭的刀刃状山脊,是在高海拔或高纬度地区的极地气候条件下才能看到的独特景观,那么这条三峡典藏的赤甲山刃脊就可以说是隐秘在亚热带气候区的瑰宝了。这条刃脊在长江北岸,赤甲山上,当地人也把这里叫桃子山,刃脊有一种环状的弧度,不禁让人生出这样大胆的猜想:“难道这里曾经是一个喀斯特天坑吗?长江切穿了天坑,残留下了这样的刃脊?!?/div>

    摄影人王正坤擅长从高空向下拍摄。这与他的经历有关,他当过空降兵,他曾经是一位“爬楼党”,从他家几十层高的楼顶对着渝中半岛拍重庆是他的强项,国内流传的重庆那些类似美国曼哈顿的片子,都是他的作品。他还去北京、上海的摩天楼上拍摄,一路上他讲的最多的都是怎样与有关单位协调、摆脱保安的纠缠,上得最高层取得机位的故事。最有意思的是他在台北市的第一楼——101大楼上,把空降兵的标志放在楼上,然后来了个航拍,发到网上,引发舆情:“空降兵降落101?”这个画面就收录在空军的一首歌——《我的战鹰绕着宝岛飞》中。后来摩天楼的管理越来越严,爬楼已经难以为继,他忽然发现三峡是从空中拍摄的最佳标地。选择航拍三峡后,再也没有了保安的纠缠,有的是崎岖的山路,还有老乡的乡情,中午我们去了老乡家里吃饭,王正坤与他们熟悉得如同家人。十多年了,他曾数十次地来到这里。另一位重庆的摄影人张锦前,擅长用无人机拍视频。他也有空中向下看的经历,他当过陆航兵。弗洛伊德说过:“童年的经历决定你的人生?!逼涫挡灰欢ㄊ峭?,乔布斯说:“你经历过的一切,都会变成珍珠串成你人生的项链?!?/p>

    在白盐山上我有几个发现。一个是地名的生命力是如此地顽强。如我们登上的白盐山,对面的赤甲山,在一千多年前的唐代就已存在了,杜甫诗曰:“奔峭背赤甲,断崖当白盐?!背嗉咨?、白盐山地名至今未变,这样的例子在三峡中比比皆是。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
    香港王中王网站王中王